永利皇宫娱乐网站

发布:2018-12-14点击: 字体:[]

沙 漠

  气温四十度,小魏站在车顶上眺望着无垠的撒哈拉沙漠,与大海相比,这是另一种浩瀚。GPS变成了一个废品,小魏隐约感觉到,可能永远回不去了。

  太阳稍稍移动了一些位置之后,他发现不远处有个发光点。那是什么?他带着无限期望立刻驱车过去,渐渐可以看出那是一辆越野车。

  短暂的兴奋过后是无尽的失望,等小魏下车走近那辆停着的越野车时,他发现了一个躺在沙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在小魏眼中,所有外国人的长相都差不多,分不出来自哪里,只得称呼此人为“谢顶男”。

  谢顶男微弱地说着什么,小魏听不懂,只得掏出录音笔将他的话录了下来。刚说了几句话,谢顶男就不动了。

  十五分钟后,正在小魏不断胡思乱想的时候,热浪蒸腾的沙海中隐约出现了一阵扬沙,一行车队由远及近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车身上贴的是看不懂的文字符号。

  车队在小魏不断的鸣笛示意中停了下来。一个欧洲人走下车来,挑眉看着小魏,他的长相就像老电影里面的德国兵。小魏用中国式英语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德国兵”连连摇头。这时又走过来一位老先生,他看上去显然是这个团队的头,“德国兵”扭头跟他耳语着,像是在征求意见。

  小魏连忙重新进行了自我介绍,并称绝对不会影响他们的行动,只要允许他跟在车队后面走出沙漠就可以了。“德国兵”好像很反对小魏加入,但拗不过老先生点了头。

  加入车队,没有了生存危机,小魏的头脑逐渐活跃起来,渐渐感觉出这个车队有些与众不同。车队共有五辆车,四辆越野车和一辆拉补给的卡车。越野车只有两部里是两个人,其余的车里只有一名司机。这一点太不可思议了,无论出于经济考虑还是探险需要,那两部只有司机的车都是多余的。而卡车上面除了补给装备之外,还有用毛毯卷着的一卷一卷的东西,不知究竟是什么。

  该不会是走私集团或是盗猎团伙吧?小魏觉得自己可能是羊入虎口了。

  突然,沙漠里狂风骤起,暴风卷着沙砾劈劈啪啪地打在车窗上。天瞬间暗了下来,能见度降到了数米之内。小魏紧紧咬住前面卡车的尾巴,以免再次脱队。

  风太大了,近两吨重的越野车竟被风吹得摇晃起来!装着补给物资的卡车停了下来,并调整了一下车身方向,免得大风从侧面将车掀翻。小魏也有样学样,把自己的车子并排停在卡车边上。

  在呼呼的风声中,小魏竟然趴在方向盘上打起瞌睡。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背后传来了一股寒意,这不是温度降低造成的,而是人在恐惧状态下身体产生的本能反应。朦朦胧胧中,小魏似乎感觉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不是普通的眼睛.它是如此诡异。

  一个噩梦?

  小魏睁开眼睛,那双令永利皇宫最新网址畏的眼睛依然存在。他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真的有一双眼睛在距离不到一米的地方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确切地说,是一个人躺在卡车车厢里,透过车帮的缝隙盯着他。

  那直勾勾的眼睛,铁青的人脸……死人!卡车上是死人。

  小魏把脸背过去,心中怦怦乱跳,虽然看不到那双眼睛了,但他的后背依然冒着凉气。

  意 外

  风沙终于停了,有人招呼吃饭,为了不引起众人怀疑,小魏硬着头皮下了车。车队的人已经围坐成两堆,老先生朝他招了招手。

  小魏坐在老先生身边,仔细数了数面前的人数,确定所有人都在不会有人从身后偷袭。老先生名叫加斯顿,是一位教授。他们是一支考古队,那个曾经拒绝小魏加入的“德国兵”叫隆德尔,是车队领队兼向导;一个腿上打着绷带的男人是教授的助理沃伦,为了好记小魏私下叫他瘸腿沃伦;另一个是隆德尔的画手斯通;戴眼镜的也是教授的助理,叫祖弗,小魏叫他四眼祖弗;一个专业司机名字叫马克;卡车司机叫邦德,这让小魏想起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007。

  小魏指了指越野车车身上的文字,问是哪国语言?教授说那是阿拉伯语。小魏突然想起了那个死了的“谢顶男”的话,立刻拿出录音笔,将录音放给教授听。教授听后,说那是“撒哈拉的沙粒”的意思。小魏问这是指什么?教授告诉他“撒哈拉”在阿拉伯语中是大荒漠的意思,至于“撒哈拉的沙粒”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吃过晚餐,小魏上车找出可防寒的衣服,静静等待夜晚低温的到来。为了防止不测,他把车门从里面锁死了。

  不知睡了多久,“咚”的一声闷响,小魏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他透过前挡风玻璃仔细一看,我的天!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正趴在自己的车前盖上。小魏连忙下车查看,这时旁边卡车里的邦德听到声音也下了车,两人面面相觑,对眼前的场景都很愕然。

  隆德尔很快跑了过来,他也是一脸的惊愕和恐惧。其他人陆续赶来,作为老司机的邦德和马克有些胆量,他们上前把血人从小魏的车头抬了下来。

  竟然是斯通!

  众人都很惊讶。斯通满脸是血,张着大嘴好像要喊什么,身体扭曲得甚是恐怖。

  “教授!你看他身上有字!”扶着车门站着的瘸腿沃伦说道。

  果然,在斯通的衣服上有一个用血写的歪歪扭扭的“g”。

  “教授,咱们还是把他扔了吧!”邦德惊惶地恳求教授。

  “传说是真的!”马克也附和着。

  “我们要相信科学。”教授表现出特有的沉着,“用毛毯包好,把他也放在卡车上吧!”

  教授说的这个“也”字令小魏吃惊不小,这说明死的不只斯通一个,看来自己先前在车上看见的确实是死人了。

  “斯通是和你一辆车吧?”小魏问瘸腿沃伦。

  “是……我正睡着,突然听到开车门的声音,睁眼一看是斯通,我问他干什么去?他说是去方便一下,我一看表刚刚五点多就又睡着了,没想到……”瘸腿沃伦惋惜道。

  其实此刻小魏对是谁杀害了斯通并不感兴趣,他疑惑的是,凶手是如何将尸体放置到自己的车前又立刻消失的?因为在这样空旷的地带,凶手要迅速隐藏自己的身形几乎是不可能的。

  众人忙着处理斯通的尸体,小魏趁机跑到教授身边了解情况。

  教授把小魏让到他的车上,主动说起斯通是经隆德尔介绍加入的,为人憨厚。停顿了几秒钟,他忽然问小魏是否相信诅咒?

  诅 咒

  这支考古队是一个月前进入撒哈拉腹地的。

一天傍晚,车队在一处大沙丘背后扎营。大家围在一起用餐的时候,领队隆德尔讲起了当地流传千年的古老传说。传说撒哈拉地区曾有过十分辉煌的古代文明,当时的君主举全国之力铸造了一尊金像,不料金像自铸成后却产生了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凡是看到它的人都会走向死亡……

  第二天,教授的助理沃伦在飞身跳下卡车时摔断了脚,他抱怨地说,没想到柔软的沙子下面竟然是石头。这话引起了教授的注意,他发现沙子下面并不单纯是石头,确切地说应该是石板。教授俯身用手抚净了石板表面的沙子,立刻发现了石板上人工雕琢的痕迹。教授有些激动起来,其他队员也意识到了什么,帮忙动手清理起来。

  原来一夜的大风将盖在石板上面的沙子吹走,露出了下面的石板,但沃伦并没有注意这些变化,从车顶上正好跳到石板上摔断了腿。

  石板下面是空的!隆德尔用铁锹敲着石板。

  此次考古行动将满载而归,队员们立刻兴奋地投入挖掘工作,沿着石板的边缘急切地挖下去。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挥之不去的厄运从这一刻起,随着他们一铲一铲的动作来到了身边……

  这是一间石屋。

  队员们终于进入了被沙子掩埋的石屋之内,教授快步走到屋内的一尊石像前,这个石像高七十厘米左右,表面已经被风沙腐蚀。教授情不自禁地触碰着石像,石像的表皮竟然随着教授的动作纷纷脱落了,里面露出了不同的颜色,那是一种迷人的金黄色。

  经过清理,一尊金像显现在众人眼前。

  难道流传千年的传说是真的?考古队员们好奇地围拢过去,想要看看传说中具有摄人心魄魔力的金像到底是什么模样。

  众人合力把金像抬到一辆越野车上放好,然后有几个人回到石屋里,继续搬东西。没想到石屋突然倒塌了,外面的几个人拼命挖着沙子,可是等他们把人挖出来,里面的人已经因窒息而死。

  有三名考古队员和三个司机牺牲了。看着眼前同伴的尸体,众人无不怀疑,难道那个传说中的魔咒是真的?

  “你们是不是把尸体都放在卡车上了?”听完教授的讲述,小魏问道。

  “是的,我不能把他们丢在沙漠里,我要带他们回家。”教授指了指卡车。

  小魏和教授一起到了卡车那里,他翻身上了卡车,轻轻打开包裹尸体的毯子。教授所言都是实情,除斯通外,另外几人确实是窒息死亡。昨天小魏看到的那双眼睛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铁青的脸是由于窒息造成的。

  小魏仔细检查了斯通的尸体,他头部曾受到重创,衣服上有一个用血写的“g”字,小魏看了看他的手,右手上有血迹,看样子他在临死前想要提示大家什么。听了教授的经历后,小魏也明白了大家看到这个“g”为什么那么紧张,他们认为这是斯通在提示他们金像的诅咒──“g”指的就是“gold”。

  小魏伸手摸了摸尸体,从僵硬程度推断,斯通已经死亡五个小时以上了。他看了看表,此时是早上九点,那么斯通应该是在凌晨三点多死亡的,可是他的尸体是在早上六点多“从天而降”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疑点。

  被蒙蔽的眼睛

  教授走后,小魏想模拟一下发现斯通尸体的场景,因为他没有搞明白凶手是如何做到不被发现逃走的。他试着向旁边的卡车跑去,又向另外的方向跑了跑,都感觉会被车内的人发现。小魏有些疑惑,凶手是怎么把斯通的尸体弄过来的呢?

  难道凶手上天入地了?想到这里,小魏立刻来了灵感。上天是不可能的,但入地绝对没有问题,因为越野车的车头比较长,而且相当高,一个人蹲在车前面很难被发现的。如果凶手将斯通的尸体扔到车上之后立刻蹲下,这时车内的人根本看不见他,当车内的人下车查看的时候,他只要弯腰从另一个方向绕到车后,再看准时机重新出现在现场就可以了。

  小魏又找到教授,在他的车上看到了那尊金像。它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说它是天外来物,小魏也深信不疑。金像完全是用黄金打造的,不要说它的考古价值,就是单纯卖黄金也够活几辈子的。

  教授见小魏看着金像张着嘴巴发呆,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有没有人说过要私下分了这件宝物?”小魏问道。

  教授想了想,说:“有,有人说过类似的话。”

  “是不是瘸腿沃伦说的?”

  “是……是他。”教授对于小魏能猜到是沃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小魏提醒教授道:“今后您要多提防沃伦,具体原因我回头再和您说。”

  小魏怀疑沃伦是有充分的理由的。刚才瘸腿沃伦自己说了,斯通是在五点多离开车的,而小魏通过检查发现,斯通应该在凌晨三点多就死了,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在死后一个多小时自己从车上下来呢?如果瘸腿沃伦不这么说,可能还不会暴露他在撒谎。他以为这样说可以解释为什么同车的人死了,而他却安然无恙,实则漏洞百出。

  并且刚才距离斯通尸体那么近的司机邦德和马克都没有发现斯通身上写着“g”字,站在后面的沃伦却一眼看见了,这不是活见鬼吗?这只能说明,他早就知道斯通身上有字,他故意让大家发现这点,目的就是为了转移视线,把斯通的死引到诅咒上。

  这个“g”字在那些相信诅咒存在的人心里,可以起到震慑效果,可是对于小魏来说,这只是暴露凶手马脚的线索。小魏没有对教授解释这些,是怕他一时冲动打草惊蛇。如果瘸腿沃伦是凶手,凭他与斯通的关系虽然可以趁其不备杀死他,但是沃伦瘸着腿,不可能把尸体扔到自己的车上,因为斯通身高一米八左右,体重至少有二百斤。沃伦肯定还有帮手,在剩下的几个人里面还有一个或者是多个人是他的帮凶。

  在没有确定对方人数的情况下,小魏不想莽撞行事。

  这时,有人啪啪地敲打车窗。

  小魏回头一看,是四眼祖弗。祖弗问教授,现在少了一个司机该怎么办?现在斯通死了,沃伦腿有伤不能开车,教授年纪大了也开不了车。

  教授不想丢下任何设备,这让四眼祖弗有些为难,他去找邦德商量办法。邦德提醒他,在沙漠中拖车是相当危险的,但见四眼祖弗态度坚决,也只得同意用他的卡车拖一辆车走,但被拖的车内需要人保持车辆的方向。这时瘸腿沃伦自告奋勇,虽然他有一只脚伤了,但把握方向盘和在紧急情况下用另一只脚踩踩刹车应该没有问题。

一边开着车,小魏一边想着:斯通被人杀了,为什么偏偏死在自己的车前呢?这里除自己再没有外人,难道凶手是要诬陷自己吗?还是恐吓?

  变故再起

  车队艰难行进着,—直到了下午将近五点的时候,隆德尔才让大家停了下来。

  小魏有意与卡车司机邦德搭讪,竟然套出马克就是他的亲弟弟。小魏的头都快炸了,如果他们两个是凶手,那么其他人可就遭殃了。

  阴云遮月的夜晚,一个黑影出现在车队的一辆越野车旁,他身材魁梧,走路却一瘸一拐的,他就是瘸腿沃伦。这时另一个黑影出现了,两人凑到一起小声交谈。谈话结束,瘸腿沃伦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后来的黑影竟然从身后取出一样东西,猛击瘸腿沃伦的头部。瘸腿沃伦倒下后,黑影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将瘸腿沃伦的尸体抬到了车顶上。

  “嘭──嘭──”本就睡得不安稳的小魏听到了连续几声闷响,立刻警觉地醒了过来。什么东西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小魏屏住呼吸,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什么异常也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他无法抗拒不断袭来的困意,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卡车司机邦德焦急地拍着车窗把小魏喊醒。

  当小魏随邦德来到出事的地方时,其他人早已经围在那里──是那辆被卡车拖着的无人驾驶的越野车,一具尸体仰面朝天地躺在车顶上,殷红的鲜血已经将汽车的挡风玻璃染红。

  不用走近就可以知道死者是瘸腿沃伦,因为他绑着绷带和夹板的脚太明显了。

  沃伦的尸体被从车顶上抬了下来,他的身上并没有写字,这与斯通的尸体有所不同。

  瘸腿沃伦是被钝器击中头部后,失血过多致死的。马克在车子旁边发现了一把带有血迹的铁锹,小魏走过去一看,铁锹的形状与沃伦头上的伤口基本吻合。他忽然想起了昨晚听到的奇怪声音,那很可能就是有人击打瘸腿沃伦头部发出的。

  四眼祖弗和隆德尔拿出毛毯把沃伦的尸体包好,把他也放到了卡车上。

  真是轻车熟路啊!他们做这种工作倒是很熟练了,小魏却感觉事态已经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瘸腿沃伦的身上怎么没有字呢?难道凶手不想制造恐怖气氛了?斯通死后并没有发现凶器,而这次凶手竟然将凶器毫无顾忌地扔在现场,这是为什么?

  小魏不由自主向越野车扫了一眼,突然有了一个不寻常的发现。他连忙从车头爬上车顶──车顶上,有一个用血写成的大大的“G”字!刚才只顾检查沃伦尸体了,竟然忽视了这个线索。

  这个“G”字难道和斯通身上那个“g”字玩的是相同把戏?那凶手为什么没有像上次一样把字写在尸体身上呢?那样才有震撼的效果。这次这个字写得这么隐蔽,好像怕被人看见似的,如果是凶手故意留下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毫无疑问,凶手的目的是占有金像,直接抢走当然是不可能的,那样早晚会被抓到。知道金像存在的就这么几个人,把人都杀了,然后把金像据为己有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瘸腿沃伦是主谋之一,但因为他腿不方便,所以必须找同伙来帮他完成这一切。他的同伙最少应该具备几个条件,首先应该会开车,其次身体素质好──斯通头上的伤就是很好的证据,那是非常有力的对手才能造成的。

  现在小魏需要找一个可靠的人做帮手,否则凭他的力量根本无法对付凶手。那么谁是可以信任的人呢?教授?他太老了,起不到什么作用。四眼祖弗、领队隆德尔、卡车司机邦德和他的兄弟马克,剩下的人里谁更值得信赖呢?凶手杀人、写字、移动尸体,无非是装神弄鬼,以显示自己力量的强大,恐吓其他人。如果邦德和马克两兄弟是凶手,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以他们的身体素质,对付考古队的五个人并不成问题。

  小魏见邦德就在卡车的驾驶室里,便立刻走了过去。途中几个问题闪现在小魏的头脑中,自己怎么忽略了这么重要的细节呢?

  尘埃落定

  不久,小魏召集大家开会。大家茫然地看着小魏,不知这个外来人要干什么。

  小魏给邦德发了一个做好准备的暗号,因为等他把事情真相说出后,凶手很有可能会反抗。接下来,小魏对大家公布了自己分析的结果:瘸腿沃伦是凶手之一,他还有一个帮凶。斯通的尸体是有人故意扔到车上的,这个人就是隆德尔。

  此话一出,隆德尔相当愕然。就在他要从地上跃起质问小魏时,邦德和马克飞身扑了过去,隆德尔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他们压在身下了。

  “你说邦德没有时间作案,那么我离得更远,哪有时间?”隆德尔大声喊道。

  原来,小魏分析说是隆德尔把斯通的尸体扔到自己车上,然后钻到了卡车底下。这时他和邦德两人都下了车,可是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斯通的尸体上面,没有人会注意身后的卡车,隆德尔趁机爬到卡车的另一面,那面正好停着瘸腿沃伦的车。沃伦是他的同伙不会举报他,这时他便若无其事地转到卡车前,出现在众人面前。小魏还记得当时大家到达现场的顺序,隆德尔是第一个,瘸腿沃伦第二,马克第三,四眼祖弗和教授最后。如果不是隆德尔,那他出现时一定会看到真正的凶手从车底往回爬,但他并没有提出这一点。

  瘸腿沃伦也参与其中,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他在斯通死亡时间上说谎就证明了这点。沃伦腿摔断了,他要完成犯罪必须依靠同伙的帮助,而且这个同伙必须熟悉沙漠环境并且会开车,因为在计划成功后要离开沙漠必须有向导,而且沃伦腿摔断了不能开车,没有汽车想把这么重的金像带走是不可能的,而符合向导和司机这两重身份的整个队伍中只有隆德尔。

  听到这里,隆德尔反倒笑了。他抓住了小魏的弱点,因为这一切只是推断,并没有什么实际证据。小魏胸有成竹地对隆德尔说,教授就是证据,并让教授不要再演戏了。

  “你凭什么怀疑我?”教授将帽子扔到地上,一脸气愤地说道。

  小魏说,他刚才去说服邦德的路上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隆德尔两次夜晚出去作案,教授和他同在一辆车上,不可能不知道。瘸腿沃伦死前偷偷在身下写了一个“G”字,这是在指出凶手是谁。斯通身上的是小写字母“g”,指向是“gold”,就是金像,那是凶手的杰作。瘸腿沃伦身下的“G”是大写,不是指“gold”,而是“Gaston”的“G”,因为人名开头必定是大写,不可能是小写。他是想告诉我们,策划这一切的是教授,Gaston就是加斯顿教授的名字。

“警方可以慢慢调查取证,至于能否给你们定罪,与我无关。”小魏耸了耸肩。

  这是实情,认定他们有罪的实际证据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小魏的推断,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找出嫌疑人,确保剩下的行程安全就可以了。

  小魏和四眼祖弗、邦德、马克商量了一下,决定精简车辆。邦德依旧开那辆装满补给的卡车,小魏开自己的车,马克带着四眼祖弗和被捆绑的教授、隆德尔一辆车,邦德让他去开“撒哈拉的沙粒”。听到这个名字,小魏感到有些惊奇,邦德伸手指了指载有金像的那辆越野车。

  “‘撒哈拉的沙粒’是一辆车!”小魏惊叹道。

  “车上贴的标语就是这个意思,我们这支考古队就叫‘撒哈拉的沙粒’,寓意虽然平凡,但汇集起来雄伟异常。”邦德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小魏明白了,他遇到的那个奄奄一息的“谢顶男”临死之前就是想告诉他有关考古队的事情,因此说了“撒哈拉的沙粒”。

  “你们队里有人失踪吗?”小魏问道。

  “是少了一个人,教授说去送资料了。”邦德回答道。

  小魏暗想,谢顶男肯定是发现教授起了贪念,却在逃跑途中遇难了。自己说出此人已死的消息,无意间给教授吃了一颗定心丸。

  命 运

  车队重新出发不久,意外发生了。

  走在前面的“撒哈拉的沙粒”在绕过一个沙丘后,突然陷入流沙中。车就像要被沙子吞没一样,后轮很快完全陷入沙中,并且下沉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后车门就淹没了一大半。车内几个人见势不妙,拼命挣扎着要往车外跑,可是他们越挣扎,汽车下陷速度越快。

  流沙使得那车几乎快竖立起来了。小魏和邦德连忙停车救人,邦德拿出一根绳子拴在小魏的腰上,另一头绑在自己腰上。小魏拿了一把铁锹跳上“撒哈拉的沙粒”车头,将前挡风玻璃打碎,先把四眼祖弗拉了出来,马克比较胖,又卡在驾驶位上,费了很大劲才爬出来。

  这时沙子已经过了前车门的位置,如果不及时将里面的人救出来他们就要被活埋了,加上车上拉着很重的金像。下沉的趋势还在加快。小魏见隆德尔手脚都捆着根本使不上力,于是转而去拉只捆着手的教授,一开始教授把手伸给了小魏,可是不知怎么又缩了回去。

  小魏着急地喊道:“快把手给我,不然来不及了!”

  教授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揭穿了自己计划的陌生人,脸上露出坦然的神情。这可能是自己最好的结局了,这样他也将永远拥有这尊金像了。

  沙子从破碎的前风挡不断涌入车内。

  看着不断下沉的“撒哈拉的沙粒”,小魏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伤感:这可能就是天意吧,金像又消失了,它通过这种方式延续了它的传说。

 

上一篇:木偶剧之剧场2

下一篇:尸虫鬼案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ekta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

永利皇宫最新网站